歪wry

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评论ʕ•̫͡ʕ•̫͡ʕ•̫͡ʕ•̫͡•ʔ•̫͡•ʔ•̫͡•ʔ

【原创|降新】说谎(2)

这章有新兰和志保单恋新一的倾向,只是交代了一下新一身体的问题和撇清了新一与毛利兰和解释了宫野志保和新一的关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工藤新一高中毕业后就接手这个组织,并且靠自己的能力把这个组织的生意经营地有模有样的,组织的前boss工藤优作也非常放心他这个优秀的独生子,把组织的事物都丢给新一后便带着他的妻子同时也是赫赫有名的女演员工藤有希子去国外旅行了。

继承了父母旧业的宫野志保第一次见到工藤新一也是在那个办公室里,当时是夏天,她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女声有些颤抖,说的话也有些语无伦次,但志保还是能明白,应该是新BOSS被刀划伤了手臂现在血流不止请她过去帮忙。虽然她是做医学方面的研究,但这种小事不应该打电话给医疗部吗?怎么会打到她这个科学家这里?在整理医药箱时志保又突然想明白了,大概是那个女生太过慌乱打错了电话,毕竟医疗部的电话和她实验室里的电话只差末尾3个数字。

办公室内开着25摄氏度的空调,新一坐在沙发椅上,手臂上绑着一条残布,鲜血从布里面流出来,滴到地毯上,办公桌上,和他的衣服上。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女生,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让志保产生出一种厌恶的情绪——她并不喜欢长在温室里的花。

“医,医生!新一不小心被刀划伤了手,快点帮他看看!”那个女生看到志保拎着医药箱走过来,连忙跑上前去将志保半推半拉拉到新一身边。志保瞥了一眼自己的白大褂上多出来的红色血手印,那个女生手上的血被她的白大褂擦得很干净。

志保来到新一身边,解开新一手臂上止血用的残布,打开医药箱用工具检查了一下伤口,看样子是划伤了血管,万幸的是伤口不大,也不算太深。做了简单的消毒和止血处理后志保让那个女生把新一送去了正规的医院,进行更加专业的处理。

事后她才从她姐姐口中得知,那个女生是工藤新一的青梅竹马,名叫毛利兰,最近好像晋升为工藤新一的女朋友了。

志保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苦涩的味道在味蕾中蔓延。她还记得那个叫“工藤新一”的人从医院回来后特地到她的实验室里跟她道了谢,还带了一个提拉米苏。

“如果研究上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会尽力而为的。”那可以算地上是天真烂漫的笑容触动到了志保心里——怎么办?感觉自己的上司是一直刚满月的小猫咪啊,还是非常乖巧的那一种。

一回生二回熟,她和这个新上司也渐渐熟络起来。可好景不长,在一个晚上,她突然接到了来自毛利兰的求救电话——“宫野小姐!你快来啊!快救救新一!”

她赶到时看到的场景她一辈子都不会忘——工藤新一躺在地上,蜷缩着,颤抖着,同时也在挣扎着。疼痛使他压抑不住自己的声音,痛苦的呻吟在志保听来宛如一把刀割在自己身上般。

“他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

“吃了什么……感冒药!是园子给我的感冒药!她说那个感冒药是她从国外带回来的,对治疗感冒的效果非常好!新一也是在吃了这个感冒药之后才,才……不,不,不会的,园子她怎么会……”剩下的话毛利兰不敢说下去,志保的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怕不是那个叫“园子”的人想要接毛利兰的手杀了新一。

志保让毛利兰把痛到昏厥的新一带去自己的实验室,她打电话叫了几个专业的医生来帮助她对新一进行急救。

这次抢救进行了8个小时,新一的命保住了,但仍然昏迷不醒,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志保取了几颗所谓的感冒药在实验室里进行化验,得出来的结果让她大吃一惊——这胶囊包裹着的竟然是她前不久研制出的毒药APTX—4869!

她没有时间去追问毛利兰这个药的来历,她调出了存在自己电脑里关于这个毒药的相关成分,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果。有人动了她的实验室!

她没有办法,只好凭借着记忆中残存的记忆,用一些能中和毒素的药物外加一些手段,在和几个专家的配合下,昏迷了3天的新一终于死里逃生,醒了过来,不过,他的身体却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

工藤新一用了三个月时间去适应他的新身体,志保非常清楚的记得,新一醒来后的第3天说的一句话:“哪怕苟延残喘地过着日子,我也要活下去!我怕死,所以我要想要活着。”

身体限制了工藤新一自身的行动能力,但并没有限制他的领导能力。在他重新上任后短短一周的时间,他就把当初陷害他的始作俑者找了出来。是一个和他们组织竞争的小帮派在他们组织里安插了间谍,偷取组织资料,欺骗毛利兰,陷害工藤新一,所有的行动看似天衣无缝,却还是被新一抓到了蛛丝马迹并将他们一网打尽。

之后的事还是志保从一个跑腿的小人物那里得来的。

“那些卧底都被老板以一些罪名给扔到牢里等着执行死刑呢。那个小帮派在听到消息后想要逃跑,却在逃跑之前被炸死了,听说是他们所在的工厂化工燃料泄露碰到明火工厂爆炸导致的。”

“一个人都不剩?”

“是啊,也不知到那个工厂里有什么东西那么恐怖,竟然把那些人一个不剩的全都炸死了。”

宫野志保并不想去探明事情的真相,对她来说,只要知道那些人都死后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有了着落。

再后来,她再也没有见过毛利兰,听说是跟着父母到外国留学了。她不傻,当然知道这一切都是新一安排的,她问过原因。

“为什么要把毛利兰送走?”

“她的存在只会添增我的罪恶感罢了。她……是个好女孩,她值得得到更好的,而不是在我身边,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是我,对不起她……”

降谷零将文件资料交给黑帮老大后便换了一身休闲服走在街上到处晃悠,路上还碰到不少前来搭讪的美女,但都被他一一回绝了。他现在要做事是从其他途径去收集关于“工藤新一”这个人资料,即使他刚刚完美的完成了对他们帮派来说非常重要的合同,但一种挫败感就像天空中厚重的乌云,压着他喘不过气来。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现在要去一个监狱里去探望一个即将被执行死刑的死囚,他从一个手下那得知,那个死囚是被工藤新一亲手送进去的,那么他应该知道有关工藤新一的一些事情。

TBC

评论
热度 ( 29 )

© 歪w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