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爷歪崽

QQ:2640677492,高三隐居,有事扣扣

© 小二爷歪崽 | Powered by LOFTER

【监狱系列之赤新】掠夺(1-2)

活动文~ @末曰   @灰原沁雪  @Mmmmmira

扛把子重刑犯×禁欲系监狱长→赤新——后入式等(可能有SM成分)
(FBI全员犯罪集团,ABO背景,新一抖S,GAY,无奈直男赤井比他还要S,有新一倒追赤井,就是想把直男掰弯怎样?)

1.
明明不是犯人,却只能终身待在监狱里是一个怎样的感受?
身为一个血统纯正的Alpha,理论上应当在社会上享受着VIP待遇,过着自己想要过的生活的工藤新一,却从来不知道监狱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这个监狱已经有百年的历史,监狱长是由日本天皇亲自任免,不过这里也是完全脱离天皇掌控的一个地方。这里换过数任监狱长,只有工藤新一从未踏出监狱半步,你若说他尽职尽责,他也只能苦笑一下,不说话。
新一很喜欢午后的阳光,晒在身上暖暖的,能让他从现实生活中脱离出来,吸收一些天地精华修身养性。他的监狱长办公室的地理位置非常好,冬暖夏凉还能晒太阳。
“啊~真是一个悠闲的午后……”新一躺在沙发椅上,手里拿着一杯冰咖啡,闭着眼睛,享受着从窗外照进来的温暖。
放下咖啡,拿起已经翻阅了数次的《福尔摩斯》,刚翻开一页,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监狱长,有人要见你。”
新一皱起眉头,一个能好好休息的下午又泡汤了。自暴自弃地将书本摊开盖在脸上,试图用装睡,来屏蔽门外等待回复的人。
没听到回应,宫野志保又敲了三次门,依旧没有回应。无奈叹了口气,没办法,谁让自己的上司还是一个孩子,是爱耍脾气又傲娇的坏孩子。
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门,斜靠着门框伸出手又在门上敲了三下,“监狱长。”
躺在沙发椅上的新一认命得将《福尔摩斯》从脸上拿下来,放回桌上。
“什么啊,打扰监狱长睡午觉可是头等大罪,我还要和福尔摩斯去约会呢。”
“啊拉,那还真遗憾,破坏了名侦探的约会。”完全没有反省的意思,志保走到新一身边,手中厚厚一沓资料先是拍到了新一的头上,才到了新一的手上。
“好痛!”
“这是最新一批被押送来的罪犯,是一个犯罪团伙。”
新一揉了揉被拍疼的脑袋,朝志保翻了一个白眼,看着志保得意的神色,新一默默在心里记上一账。
“詹姆斯·布莱克,老年Alpha头目。”新一皱了一下眉头,“我还是第一次见真人版的詹姆斯·莫里亚蒂,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老。”
翻到下一页。
“赤井秀一。”志保的身体不自觉地震了一下,新一瞥了一眼志保,没有理会她怪异的神情,继续说下去。
“Alpha,有‘银色子弹’之称,因为前女友宫野明美遭遇不测就一不小心被抄了家,这位高达该升级了。”
又翻了一页。
“茱蒂·斯泰琳,赤井秀一的前前女友,一个优秀的Beta。”
“这Alpha还真是欠下了不少桃花债。”
下一页。
“安德雷·卡迈尔,Beta,看样子应该是一个拖油瓶。”
听到资料合上的声音,志保的脸色非常难看。
“你姐姐和这个集团是什么关系?”新一拿起冰咖啡喝了起来。
志保整理了一下白衣大褂,“只是曾经的男女朋友关系罢了。降谷先生下午3点在接待室等你,犯人也是在下午3点送来。”
“你会帮他们吗?”
没有理会试图转移话题的志保,志保浑身一震,Alpha散发出来带着压迫感的信息素让她很不舒服。她现在就像是被猎人锁定的猎物,稍有不慎,就会被捕猎。
“不会。”
“为什么?”
“他杀了我姐姐。”眼睛是不会说谎的,新一坚信着这句话。
心里已经得出答案他也没有在为难志保,挥挥手示意志保退下。门被关上,房内又恢复了之前的宁静,新一仰头叹了一口气,“这太阳怎么那么冷呢……”
斜眼看着那一沓资料,伸手从中抽出了一份,赤井秀一的资料。
拆开附件的照片,先是长发飘飘的黑长直,后是剪短之后只留下小卷毛的针织帽。
“这家伙的头发是用了飘柔吧。”吐槽了两句,又接着往下翻。
“重刑犯,赤井秀一,直男Alpha一个,没标记过任何Omega……前前女友是个Beta,志保是一个Alpha,听说她姐姐是一个Omega,但他却没有标记过她……”
似乎理清了一些思路,嘴角不自觉扬起一个弧度,“看来,是一个难缠的对手啊。”
2.
新一喜欢简单又不失个性的房间布局,监狱里的接待室就恰恰反应了这点。淡黄色的墙壁,两个相对的棕色皮沙发,中间放着一个红木的实心客桌,桌子上摆放着喝茶的用具。一台饮水机倚着沙发,饮水机边上还有一个碎纸机,最里面还有一个用木头做的柜子,不高,也就1.85米左右。
整个接待室就像家里的客厅一样,给人一种亲切感。
从房间来到接待室大概需要10分钟的时间,可被新一一磨蹭,降谷零在接待室喝到了第三杯茶的时候才看到这个监狱的监狱长工藤新一,此时已经离约定好的时间超过了24分钟。
降谷零,负责侦办这起案件的负责人,健康的小麦肤色,耀眼的金发和灰蓝色的双眸就给新一留下了一个好形象。新一对有颜值的并且合他胃口的男人一向来者不拒,毕竟待在监狱里17年,他早就弯成了一圈圈的蚊烟香,已经掰不直了。
只可惜,降谷零对新一并没有什么好印象,“大名鼎鼎的监狱长,竟有爱迟到的癖好。”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拿起白色的茶杯慢慢地品尝刚泡好的大红袍,动作霸气又不失优雅。
“非常抱歉降谷先生,我们的监狱长还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志保端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悠闲地喝着她自带的咖啡,对这种情况早已司空见惯。“降谷先生,你要知道,在日本天皇下来视察的时候,我们的监狱长就让天皇在这里独自坐了一个小时之后才来赴约,现在才20多分钟。”放下咖啡杯,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正琢磨着这次会放别人多长的鸽子,下一秒门就被打开了。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穿着整齐的白色衬衫却没有好好地穿上外套,只是很随意地把外套披在肩上,本应打在胸口的领带变成了他的手链,缠在他的手上,松松垮垮。工藤新一就这样出现在众人视野。
“这次只迟到了24分钟,我可是有进步了啊志保,今晚我要吃柠檬派。”
“可以考虑,我会跟蛙老板说一声的。”
完全没有意识到“迟到”的错误,新一走到志保身边坐下,十分随性地躺靠在沙发上,对降谷零笑着打招呼:“你好,我是这所监狱的监狱长工藤新一。”
“你好,我是公安降谷零。”降谷零不改面色地观察着面前这位年轻的监狱长,虽然在来之前就听说过,在任的监狱长是一位年轻人,没想到长得如此秀气,不知道现在的老头子是怎么想的,竟然让这种美少年待在这种肮脏龌蹉的地方真虚度青春。
“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直说吧,降谷先生。”
新一为自己倒了一杯泡好的大红袍,抿了一口,带着笑容看着降谷零,降谷零也没有多说其他的废话,直接了当的把他的目的说了出来:“我希望你能帮我收集一些东西。”
“比如?”
“罪犯口中的情报。”
新一的笑容从脸上消失了,挑起眉头,盯着降谷零。
“是这次被押送过来的罪犯?”
“是的。”
“那情报是?”
降谷零看了一眼坐在新一身旁的志保,志保也很懂规矩,站起身整理一下外套,恭敬地鞠了一躬,离开了接待室。现在接待室就只剩他们两个人。
“请说吧,降谷先生,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了。”
“你知道有一种能把Alpha和Beta转变成Omega的药吗,监狱长大人?”

评论 ( 2 )
热度 ( 37 )